【废死该不该?系列3】乖儿夜店遭围殴死父亲:兇手未制裁要法律

  • 作者:
  • 时间:2020-06-12
【废死该不该?系列3】乖儿夜店遭围殴死父亲:兇手未制裁要法律【废死该不该?系列3】乖儿夜店遭围殴死父亲:兇手未制裁要法律【废死该不该?系列3】乖儿夜店遭围殴死父亲:兇手未制裁要法律【废死该不该?系列3】乖儿夜店遭围殴死父亲:兇手未制裁要法律【废死该不该?系列3】乖儿夜店遭围殴死父亲:兇手未制裁要法律

(大山脚10日讯)王国安鲜少涉足夜店,去年应友人邀约到柔府一家夜店聚会却被不明人士群起围殴重伤不治。父亲不想忆子成狂,不想终日郁伤,将时间与精力花在爬山运动,或到柔府山上义务帮忙清理工作,希望可以走出丧子之痛。

凌晨1时40分,王国安在柔府一家夜店外,被人围殴后重伤送院抢救,2天后宣告不治,享年41岁。悲痛莫明的家属,在其丧礼上拉横幅,促请警方尽快捉人,还死者一个公道。

1嫌犯潜逃

案发后,警方将3名嫌犯控上法庭,尚有一名嫌犯潜逃。这起命案发生至今已近一年,案件目前仍在槟城高庭排期聆审。

母提儿子不禁流泪

王国安离世将近一年,母亲黄妹仔一提起儿子心里仍隐隐作痛,眼泪不禁流下。

“我每晚都还是很想他……他很照顾家人,每月还会给我一笔家用。他是我的儿子,怎叫我不心痛?” 她说着,泪水不自觉的滑下。

忆起案发当天,她说,那天正值柔府村举办12年一次的答谢天公晚宴,她因为家婆不适,便到槟岛一所医院照顾家婆。当接到孩子出事的消息,她整个人都吓傻了!

儿子遗下的2台手机,其中一台因为有锁定密码无法打开,另一台她则拿来使用,就当作是儿子仍陪在她身边。

她说,做装修工作的国安,家里的石膏和门窗都他设计的,修读设计课程的儿子,喜欢艺术,还为自己划下一幅自画像。

王国安年轻时很爱拍照,相册里留下了不少他的青春照。黄妹仔翻开相簿看着儿子小时候的相片,轻声的对记者说:这就是国安。语气中充满着思念与不捨,看着看着泪又流下了。

父指国安乖巧老实

王亚丁与妻子黄妹仔(67岁)共育有5名孩子,王国安排行第二,在父母眼中,他是一名乖巧老实的孩子。

“不是我们要称讚自己的儿子,国安的性格全村人都知道,只要他能帮上忙的都很乐意帮忙。” 提起已逝儿子的好,王亚丁一阵酸楚。

他说,儿子不抽烟,也很少去夜店,更没有仇家,家人想不到他会这样被活活打死。

他指出,国安是个做事有交代的孩子,家人从不过问他去哪里,案发当晚他在家中睡觉至凌晨1时许,突然接获儿手出事的消息。

“直到现在,每次一想起这个儿子,我心里都会很不舒服。”

好好出门躺着回来

谈起儿子的遭遇,68岁的父亲王亚丁还是满腹不解何以家人眼中善良又乖巧的王国安,原本开开心心和朋友到一间夜店聚会,却会遭到一群人围殴至重伤,最后送院不治。

“出门时好好的一个人,最后却是躺着回来。直到现在,每次一想起这个儿子,我心里都会很不舒服。”

提起儿子的遭遇,王亚丁眼眶立即泛泪,直言在这有生之年,只要一想到儿子冤死心里就是一阵刺痛,永远无法忘记儿子不幸的遭遇。

“如果我的儿子是一个顽皮又有不良习惯的人,发生这种事我们也无话可说,但我这儿子很善良、很老实,他原本还有数十年的寿命,但现在却没有了……” 说着说着他红了眼眶。

罪案率高不应废死

谋害儿子的兇手至今尚未受到法律制裁,政府却说要废除死刑,王国安的父亲直嚷 “这叫我们怎幺接受?”

王亚直言:“我儿子好好的出门但却躺着回来,现在政府说要废除死刑,叫我们如何能接受?”

他强调,有错的人就应受应得的罚,因此无法接受政府决定废除死刑的做法。

王亚丁接受专访时说,我国政府欲废除死刑,是不明智的做法,但政府若一意孤行,我国的法律还有何用?

“政府不能学西方国家的做法,毕竟西方国家的犯罪率不高,而我国的犯罪率却很高,所以西方国家的东西我们不能照单全收。”

至于政府建议废除死刑后,考虑提供赔偿金给死者家属,他说,受害者家人是无法接受这种赔偿。

他说,“他们殴打国安时没有给他存活的机会,那为何政府还要我们(家属)给这些嫌犯机会?政府废除死刑,怎幺说都不对。”

“政府说要修改法令就修改?废除了死刑犯罪率不是更高?凡是危害国家人民的罪犯,都应该以法律严厉惩罚,废除死刑是多余的做法。”

他说,假若政府通过废除死刑,他们也没办法,但却希望政府能听到受害者家属的心声,不要在他们的伤口处撒盐。

王亚丁说,案件在大山脚法庭提控及过堂时,他到庭跟进案件进展有7至8次,如今案件聆审日期仍未订下,家人已通过武吉丁雅前州议员王敬文,另委律师到庭旁听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