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听过他「不自量力」的经典事蹟──但你被骗了

  • 作者:
  • 时间:2020-06-17

你一定听过他「不自量力」的经典事蹟──但你被骗了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说实在的,《山海经》并不好看,我不会为之背书,说这书超好看。儘管很多神话源自此书,但在阅读到神话之前,得攀山涉水,遇到很多奇形怪状的草木鸟兽与矿物,这些记载,支离破碎,不成系统,偶有刺激,看过即忘。即使神话,也是零零散散,叙述简略,若以它为小说题材,并不好表现。倒是颇适合线上游戏与图鉴。网上看到诸多《山海经》的角色图,色彩斑斓,造型夺目,视觉效果强烈。

之前翻过阿菩的《山海经密码》,与《山海经》关係不深,有人玩笑说,把阿菩小说里提到《山海经》的怪鸟神兽,随便换个名字,毫无影响。因为《山海经》只是小说的幌子,行销的工具。

另有一部《山海经密码》,也是来自中国的作品,作者是雾满拦江,此书不是小说,是透过《山海经》来理解中国,也是书名「密码」二字所本。

郭筝的《大话山海经》,才真正以《山海经》为题材。上个月出版第三册,以夸父追日为主题,于是我把《山海经》关于夸父的记载重新整理一遍,也参考一些人对夸父追日的解读。

对夸父追日的解读不一。有的批判或嘲讽夸父逐日不自量力;有的肯定他为人类造福大无畏;有的称讚夸父为「盗火英雄」,是中国的普罗米修斯;有人说夸父追日是为了摘太阳;有的说是找水源。故事本身很简单,赋予的意义繁多。

夸父的名字或事蹟,在《山海经》里,零星散布于七篇之中。最具代表的,是〈海外北经〉这一段:「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桃林。」——夸父与太阳竞跑,一直追赶到太阳落下的地方。他觉得口渴,想喝水,就到黄河、渭河喝水。黄河、渭河的水不够,又去北方大泽喝水。还没赶到大泽,就渴死了。他遗弃的手杖,化成桃林。

另一篇〈大荒北经〉写得更详尽,也补充了若干前篇未说的资料。

首先是夸父的居所与样子:在北方的大荒之中,有一座山,名叫「成都载天」。有一个人,耳朵上穿挂着两条黄蛇,手中握着两条黄蛇,名叫夸父。

后来的事蹟与前述大同小异:夸父不自量力,想追逐太阳的光影,一直追到禺谷——日落的地方。他口渴,要到黄河喝水,黄河水却不够喝,準备去大泽喝,还没走到,就渴死了。

不太一样的是,这篇对夸父逐日的行为有所批评:「夸父不量力」。

另外,这篇在夸父渴死一事后,接着写道:应龙杀死蚩尤之后,又杀死夸父。」

应龙是与兴云布雨的神,在炎黄征战中,应龙帮黄帝杀了炎帝后裔的蚩尤、夸父。所以夸父的死因,或渴死,或战死,两者矛盾,写在同一段里。对此,学者有所解读,但《山海经》矛盾之处很多,见怪不怪。

以「自不量力」来评价夸父的,另见于《列子.汤问》:「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于隅谷之际。渴欲得饮,赴饮河、渭。河、渭不足,将走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尸膏肉所浸,生邓林。邓林弥广数千里焉。」——夸父这个人不自量力,想要追逐太阳的光影,一直追到隅谷的地方。口渴得要命,就去喝黄河、渭河的水。黄河、渭河的水不够喝,就去北方喝大湖的水。还未走到大湖,就在路上渴死了。他丢弃手杖,尸体的油脂和肉身腐化之后,浸润在土地里,生出树木,叫做邓林(桃林)。邓林逐渐蔓延广阔数千里。

《列子》把《山海经》夸父遗弃手杖化成桃林的说法,改写为夸父的身体浸润于土地,而生出桃林,有点「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概念,意象更加丰富。

从进入小学读物开始,夸父就被当成自不量力的负面案例。然而,综合资料可知,夸父是渴死的,不是跑不动累死,也不是被日晒烤死。夸父是巨人,体积过大,饮水量大,不吃可以,不喝不行。黄河、渭水的水不够他喝,他找不到或走不到新的水源地而渴死。这样是自不量力吗?致命关键其实是水源情报没做好罢了。

在科学不发达的远古时代,在视打雷闪电为天神发怒的时代,看到日蚀以为天狗吃日,对于各种天灾都视为对人类惩戒的时代,以为日升日落于世界某个角落的时代,像夸父那样充满好奇,想亲身探索,不也是科学精神吗?夸父失败了,但追求科学的精神,难道不值得肯定吗?科学事物的发明或科学定理的发现,不都源自可笑的念头或举动吗?

对于夸父,我们应该有新的评价,别再嘲笑他自不量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