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士漫天开价最可恶 乘客租赁车有利良性竞争

  • 作者:
  • 时间:2020-07-09
德士漫天开价最可恶 乘客租赁车有利良性竞争
独家报道:潘丽婷、摄影:陈凯强

德士漫天开价最可恶 乘客租赁车有利良性竞争

德士司机抱怨“Grab Car”目前促销,首5公里1令吉,使他们无生意可图。

私家租赁车服务“入侵”,以价钱合理为卖点,吸引许多乘客青睐,传统德士司机眼见遇上竞争对手,虽不反对开放载送服务市场,但坚决争取公平竞争的平台。

传统德士司机早前因不满私家租赁车如优步(Uber)和Grab Car抢摊,分别在武吉免登区及繁忙的敦拉萨路隧道二度展开抗议行动,导致交通瘫痪,引起官民关注;这同时也让人重新检视接送服务行业的素质。

针对这项课题,《》记者抽样访问乘客及德士司机,多数乘客认同市场开放,让消费者可作出更好的选择,同时能促进良性竞争与进步。

德士司机业者则表明,他们是专业司机,不但合法且安全,控诉私人租赁车在抢饭碗。

德士漫天开价最可恶 乘客租赁车有利良性竞争

武吉免登区一带的德士司机面对租赁车抢滩问题,并抱怨私人车是“零成本”生意,对业者不公。

所谓有竞争才有进步,受访的乘客有部分常以德士代步,他们坦言,自私家租赁车投入接送行业后,因有比较,发现传统德士司机服务不佳,尤其漫天开价的行为让人不敢恭维。

部分乘客指出,私家租赁车价格更为合理,收费便宜20至60%,因而常期使用。

也有乘客认为,大众应兼负起对抗漫天开价德士司机的责任,不要轻易妥协较高的车资,坚持按计程表行驶。

无论如何,他们认为,开放更多公交服务,有利良性竞争。

租赁车“零成本”抢饭碗德士促政府正视

传统德士司机不满私人租赁车以“零成本”抢去他们的饭碗,力促政府正视问题。

据了解,德士行业司机受到交通部、陆路交通委员会及陆路交通局的法令管制,要成为合格德士司机,先需付约700令吉费用,到陆路交通局听课,并考取手牌。

政府不该“厚此薄彼”

同时,为确保大众的安全,德士需每半年送往电脑验车中心检查煞车器、校准、计程表标准及车灯功能等;加上为达标准,还得花费更新零件。

因此,传统德士业者认为政府不该“厚此薄彼”,让私人租赁车在毫无约束下抢滩,反之应严厉管制。

记者到武吉免登区一带,发现不少德士司机在旁等客,也有一些印有“Grab Car”字眼的轿车经过。司机得悉记者来意,纷纷感叹“Grab Car”近来大优惠,首5公里只收1令吉,让他们无生意可做。

有者称从上午7时许到来,等到上午11时也没乘客;并指有不少优步车主晚上会在附近巷口等待广场职员下班召车,甚至一些中东客也爱上私人租赁车服务。

受访者皆不愿具名,不过他们坦言,确实有小撮司机漫天开价让乘客却步,但消费者也应拒绝,而非纵容这群害群之马。他们也强调,他们并非反对开放接送服务,惟必须公平竞争。

德士漫天开价最可恶 乘客租赁车有利良性竞争

对德士欠公平

雪隆德士雇主司机公会(联谊会)秘书长●许力文
私人租赁车司机不受管制,并可光明正做生意,的确让同业感到不满。

发生意外谁负责?
传统德士司机都须按条例,定时更新执照、路税、检查身体和轿车,确保司机为公众提供满意的服务,但私人租赁车却没受管制,只需驾照及轿车,即可提供服务,令德士业者有感欠公平。
一旦私人租赁车发生意外事故,该由谁负责?希望政府认真聆听业者的心声及尽快解决此事,让业者公平竞争。

按表跑也很贵

锁售员●符云霞(23岁)

武吉免登区营业时间较晚结束,晚上有不少员工是乘搭德士离开,惟因这段时间交通较繁忙,很多司机都漫天开价,即使有的按表跑,也觉得贵,我试过有次在车上等一个交通灯,就跳了2令吉。

自私人租赁车开始服务后,不少职员都依赖,加上手机应用程式清楚记录司机的个人资料,且服务快速,有礼貌,深受欢迎。

据知公司也有为司机购买保险,绝对安全上路。

优步收费较便宜

美发师●沙敏达(21岁)

以往租赁车不盛行时,常有搭德士经验,但司机常乱开价,偶尔还上演骂架才按表行驶,费用也高得惊人。

自有优步后,不再对德士有兴趣,优步的收费比德士便宜,从时代广场去甲洞才20令吉,德士却需30至40令吉,而且快速、有礼貌。最重要是方便及公道,至于他们经营是否合法,没想这幺多。

举报不合理收费

收银员●伊莱妮(28岁)

我常从蕉赖乘搭德士去武吉免登工作,德士都按表收费,介于5至8令吉,有时超出8令吉,肯定是计程表“有问题”。塞车时段,司机就会开价,惟只接受10令吉内。

由于德士收费还合理,不曾考虑私家车服务。我觉得民众也扮演重要角色,遇到不合理收费或不按表行驶者,应拒上车或举报。

德士漫天开价最可恶 乘客租赁车有利良性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