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士验车8次才过关‧司机“失业"2个月

  • 作者:
  • 时间:2020-07-09
德士验车8次才过关‧司机“失业"2个月(吉隆坡11日讯)一名德士司机申诉,其德士在进行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例常检验时发现煞车器、车轮定位及汽车大镜出现问题,花钱维修后依然无法通过检验,电脑数据检验结果反反覆覆,这次合格下次却又不及格,根本没有明确的作业标準。他与该中心纠缠了2个月,总共验了8次车,赔上1800令吉的验车费及维修费后才顺利过关。事主林永河(52岁)声称,在过去两个月里,车子因为无法通过检验而无法载客,他亦被迫失业2个月,若以每日可赚取90令吉的基本收入作计算,他白白损失近4000令吉的收入。花1800令吉维修在民政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的安排下,他于週一召开记者会,讲述自己8次验车的经历,并希望电脑验车中心可对其遭遇,给予合理的交代及解释。林永河是于8月5日把车龄高达9年的德士送往蕉赖马鲁里电脑验车中心进行例常检验,结果显示其德士的煞车器、车轮定位及汽车大镜有长达6吋的裂痕,无法通过检验,必须在维修后再送往该局进行第二次的检查。“花钱调整煞车器及车轮定位后,我在9月3日再把德士送往验车中心进行第二次检查,结果除了煞车器外,车轮定位及大镜不过关,我必须再作第三次的检验。”他认为,当时是马鲁里电脑车中心的检验员有意刁难,所以于9月4日把德士送到旺沙玛朱的分局进行第三次的检验,结果也是因为大镜问题,无法通过检验。“其实,汽车大镜有长达6吋的裂痕不是甚幺大问题,他们为甚幺要为难我?我只好再花钱换幅全新的大镜,9月5日再送返旺沙玛朱做检验,结果大镜合格了,却轮到本来已经合格的煞车器及车轮定位不合格。”林永河说,他只好再花钱,重新调整煞车器及四轮定位,于9月26日重返旺沙玛朱进行第5次的检验,结果还是失败。他续说,10月1日,他在没有替车子进行维修的情况下再试第6次,结果显示煞车器没有问题,但车轮定位仍然后无法通过检验。10月3日,他进行第7次检验的结果也一样;即没有通过检验。他声称,直到10月4日进行第8次检验时,电脑检验数据却“奇迹”似地及格,他终于顺利通过检验。质疑验车中心作业标準林永河说,他不了解为何同样的电脑检验系统、同样的汽车状况,却可以在不同的时间进行检验时,有不一样的结果?他声称,曾向检验员了解其车子不合格的原因,对方解释说,这是电脑检验出来的结果。“到底验车中心的作业标準是甚幺?我明明把车修好了,却过不了关;我不去修理,反而过关。感觉上,可不可以通过,都是他们喜欢就算?”他说,他当了十多年的德士司机,还是第一次发生需要验8次车才可以通过检验的情况。过去最多的一次,也只是验了3次而已。根据他了解,曾有同业经历了10次验车,才通过检验,取得载客的准证。林永河强调,只有在通过电脑验车中心的检验后,德士司机才会获得陆路交通局批发的“六角纸(载客准证)”,可以在路上载客变相失业损失近6千在与电脑验车中心纠缠2个月的时间里,林永河的德士根本无法在路上载客,变相失业2个月。他说,过去这2个月,他来回验车中心及修车厂好几趟,再加上没有收入,总合所有损失,接近6000令吉;即验车费260令吉、维修费约1500令吉,以及失业2个月的四千多令吉收入。共验车8次“这一笔损失,我应该向谁追讨?谁应该负责呢?”林永河解释,根据一般程序,第一次验车的费用是55令吉,若失败则有两次机会,一次收费为25令吉;总共失败三次后,则必须重新再进行整体检验,电脑验车中心将再次徵收55令吉的验车费,往后的每一次再检验,收费一律25令吉直到通过检验为止。他总共验了8次车,总共花了260令吉的验车费。3次验车不过关须申报刘开强披露,根据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59条文,任何公共交通在经历3次验车不各格的情况下,电脑验车中心必须指示有关司机向陆路交通局作出申报,该局将发出“青表格(borang J)”,电脑验车中心才可以为车主进行第4次的检验。他说,申报的目的是要让交局了解及整理车子无法通过检验的原因及数据。不过,在林永河事件中,电脑验车中心却是在第6次进行检验前,才指示对方向交局申报;刘开强因此质疑,其中是否涉及部门犯规,间接导致交局无法掌握高龄德士车子,在路上行驶的安全性是否符合标準。他说,将协助林永河致函予电脑验车中心,要求对方解释上述的疑点,及对林永河德士经历8次验车的反覆结果,交出合理交代。应检讨德士车龄限制德士行业市场分析员陈春粦声称,若电脑验车中心在林永河事件中未有失误,问题的根源也许是车龄的问题,政府有必要重新检讨德士上路运作的车龄限制。他说,自SPAD将德士上路车龄限制从7年提高至10年后,司机与乘客的安全问题都亮起危险的讯号。他建议,电脑验车中心或可向陆路交通局提议,6年的德士车龄每5个月就须进行检验;7年车是4个月;8年车是3个月;9年车是2个月,而10年车则是每个月必须进行一次。基于常有高龄德士无法通过检验的情况出现,刘开强说,他将向交通部提出降低上路德士车龄的建议,并且将陈春粦的建议提呈给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2013.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