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食字吃掉孩子的脑袋

  • 作者:
  • 时间:2020-07-10

我怕食字吃掉孩子的脑袋

说实话,我并不讨厌这些「食字」游戏,一句话带来两种意味,含蓄得来幽默。可是,「食字」的后遗症,是下一代不再懂得分辨真伪,不知道字句原来的意思。我担心,「食字」真会「食」掉了孩子们的知识,比外国势力入侵本港,来得更可怕。

每个年代的人,同辈之间都有种共同语言,就如妈妈年代一说「十三点」、「林阿珍」,大家都会明白是指傻大姐。到了我们这一辈,说的变成了「嗒嗒哋」、「凯(国语读音kai)子」。而时下年轻人,爱用「柒」、「鸠」等字眼形容傻子。

现代的尺度越来越大胆开放,以前「7」和「柒」、「9」和「鸠」,是颇为粗俗的髒话。现在我们入戏院看戏,听到主角竟名叫「柒良」,听起来总觉得不太舒服。何时开始,粗口变得合理化了?

有些年轻人传讯息时,爱以同音字代替本字,「好唔好」变成「好5好」、「执嘢」变成「汁野」,「以为」写成「已为」,「以后」却写成「已后」。再问他们本字怎幺写,他们说不太清楚。

由始至终,我还未适应这种亚健康的文化新趋势。到底,是我追不上时代巨轮,还是下一代的文艺水平已经正在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