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在等一件有趣的事发生|ShoppingDesign

  • 作者:
  • 时间:2020-07-10
我总在等一件有趣的事发生|ShoppingDesign

01我总在等一件有趣的事发生

02当勇敢成为唯一的选项

03用自己的方式验证这个世界

04慢下来, 读细节

05不去经验未知, 是人生最大的浪费

06旅行得更像个当地人

我总在等一件有趣的事发生|ShoppingDesign【文字/翁仲琪 图片提供/阿发】

提起阿发,大家直觉想起在宝藏严的「尖蚪咖啡」或是反核旗,但在咖啡店老闆和设计师两个身分之外,来回贯穿她生活的还有「旅人」身分。

自觉「性格很浮动,不太能待着」的她,在一个阳光温暖美好的午后,顶着一个随手扎的蓬鬆大包头,一身轻便地来到了大安区小公园旁的「眼镜咖啡」(果然待不住,没班的时候就到别人家的咖啡馆),谈谈旅行之于她的意义。有一种旅人出门前会做很多功课,行程步步安排;有些旅人非常随性,喜欢惊喜,通常也被惊喜喜欢,阿发无疑是后者。

对阿发而言,想去一个地方似乎不需要太多理由,年轻时到印度和尼泊尔旅行数月,只因为她曾看过一张照片很美。在印度的哪里,不知道,怎幺到,不重要,但能出现那样画面的国家吸引着她。包括后来以小书《二十九页》记录下来的西藏之行,也完全未经计画。她只记得当时可能是因为快三十岁,有种莫名的茫然或焦虑推着她离开现状,刚好遇到一位西藏旅行归来的朋友,提到四川藏区有间山中小学需要老师,她连地点都没联络好就出发了。学校在哪里,什幺情况,要教什幺?她想,去了就知道。或许当时的她,出发已是目的。 

那趟到了成都,经过周折等待终于联络上学校,原来是在「四川甘孜县茶扎乡色须村一间小房子」,阿发拗口地唸完地址。但是因为北京奥运的关係,不让小朋友「集会」,所以即使去了也没有学生,或许再等等看。她于是先转进西藏,在青海甘肃一带高原旅行了近两个月,还爬了喜马拉雅山的珠峰,才又回到成都等消息,可惜仍没有学生,但校方欢迎她造访,所以她最终抵达了那间藏族小学。学校兼作诊所,校长还帮村民看诊,阿发在那帮忙了三週招呼病人。

到底一直想往外跑是种什幺冲动?阿发笑说,真的不知道。她回想第二次回到成都要前往学校时,她其实并不想去,当时冷到不行,加上严重的高原反应完全超过她身体的负荷。「心一直想逃到温暖的南方,可是身体就去买票了。」那趟旅程因为拉车,她时常选择住车站附近的招待所,清早搭车,好在白日到达下一个点。「每次在凌晨四点起来,非常冷,他妈的超冷,半夜一个人,背包超重,但却一直觉得血液里很兴奋。那感觉很怪,整个人是不清醒的,可是身体一直準备好要去某个地方。这无从解释,可能就是个性。」 

随性出发不难,难的是「随遇而安」。这四个字似乎能一言以蔽之阿发所有的旅程,或许还包括人生。2010年原本她计画要再次前往藏区小学,完成未竟的教学梦,不料原本要同行的旅伴榆钧出了车祸需要休养,而那所小学也突然被当地政府徵收,无权任意找老师了。原本已将一切事务排开的阿发,一下子忽然无事可做,刚好遇到宝藏巖的空间再生计画,便有了「尖蚪」。

然而,即便是经营着缓慢氛围的独立咖啡店生活,也定不住阿发太久。自己开店反而更走不开,尤其初期很花心思,两年后阿发终于忍不住了,放自己一个长假前往冰岛。这不是她第一次去欧洲,但这次因为「憋得太久」,她一反常态地一口气去很多国家,「好像想把记忆里头的一些东西蒐集起来。」

未料在这趟旅程开头她就掉了所有行李,当时飞机落地巴黎刚好遇到对恐怖份子的警备,封锁行李区,但她